跑的就是快

  高效机动  

【全职高手】你好,我是15岁的苏沐秋(伞修,微双叶)

花哥与妇女之友杰西卡:

悄悄扔完就跑走,你们都没看到我【遁




======================================================================




你好,我是15岁的苏沐秋。


你好,我是30岁的叶修。


 


叶修得到这个日记本的时候,是从兴欣退役后准备回家的前夕,苏沐橙塞到他手上的。苏沐橙把日记本交给他的时候,说这是当年苏沐秋最最宝贵的日记本,只有一没事,苏沐秋就会趴在桌子上,在这个日记本上涂涂写写。


后来苏沐秋死了,这个日记本就到了苏沐橙手里。之所以没给叶修,是苏沐秋曾经叮嘱过苏沐橙,这个日记本上记载着苏沐秋最秘密的一件事,这件事跟叶修有关,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绝对,绝对不要给叶修知道。


“不过,到了现在,我想,给你看也没关系了吧。”苏沐橙笑嘻嘻地把日记本塞到叶修的手里。


叶修有些无可奈何,不过好歹也算是熟悉老友的性格,对于苏沐秋这样卖关子的事情,他也是见怪不怪了。


退役后的叶修回了一趟家,父母又出了国,叶秋虽然口口声声嚷着“混账哥哥你回家后我就要离家出走!”


但是都到了这个年龄,特别他已经继承了家业,怎么可能轻易地说走就走。


把“混账哥哥”安顿好之后,叶秋冲着叶修比了一个中指说“混账哥哥你现在要敢不告而别分分钟我就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进去捡肥皂!”


叶修满头大汗边想着这个从小接受精英教育上流礼仪的弟弟怎么学会捡肥皂这个词的,边在心里极度拉仇恨的嘲讽,“呵,笨蛋弟弟,你以为你的威胁对你老哥我有用吗?”


不过叶修这一次回家,也没打算着很快离家。所以当叶秋走后,空荡荡的家里只留下叶修和保姆后,叶修先跟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保姆撒了会儿娇,成功骗到大餐一顿。


然后穿着夹脚拖慢悠悠地上楼回他房间。


房间基本上保持着他走时的模样,只是床上用品新换了一套,不过叶修还是觉得,那粉色的hello kitty一定是叶秋的主意!


不过叶修也不是什么较真的人,hello kitty就hello kitty呗,能睡觉就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叶修坐到电脑前准备玩儿荣耀,结果打开电脑才发现,叶秋把家里的网全拔了!


思考了一下叶修觉得要不还是去网吧吧。反正依叶修的性格来说,他也不怕在网吧被认出来。


然后又被保姆告知,家里的两台车被叶秋开走一台,还有一台,叶秋早上特意吩咐司机开去保养,基本上,短时间内回不来……


而叶家的别墅,方圆荒凉得至少在二十多公里内是找不到一间网吧的。


在跟弟弟的交锋中第一次处于下风的叶修只能忧郁地回房间,然后想起苏沐橙给他的日记本。


要说叶修原本也没想看,但是人一无聊起来,什么事都想尝试一下嘛。


所以叶修坐到书桌前打开了苏沐秋的日记本。


“你好,我是15岁的苏沐秋。”


开头就看到15岁的苏沐秋尚且稚嫩的字体,然后整整的一页空白。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突然心血来潮就拿笔在日记本上面写下了一句话。


“你好,我是30岁的叶修。”


写完之后叶修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像是隔空对话一样的语句,不过是自己的心理安慰。


毕竟,他的至交好友,早就消逝在12年前的某一天。


然后字迹逐渐模糊,久远的蓝色墨水与尚新的黑色墨水,渐渐褪去,在完全消隐之后,一行叶修熟悉的稚嫩字体,逐字逐字的显示在叶修的面前。


“叶修?你是谁?是这个日记本的名字吗?”


 


刚刚看完《哈利·波特》的15岁的苏沐秋,当他看到日记本上出现那行“你好,我是30岁的叶修。”时,第一反应是,伏地魔?


他兴致勃勃地询问着这个叫叶修的人的事情,然后让他忧郁的发现,不是伏地魔,只是时空的相连——两个不同的时间,通过一个小小的日记本,连在了一起。


苏沐秋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很酷啊!


从小在孤儿院与妹妹相依为命的苏沐秋,这个时候已经带着妹妹离开了那个看似温馨,却始终让人喘不过气的“家庭”。


他靠着天分在网游里面赚钱,虽然压力要比在孤儿院的时候大,但至少轻松自在。他再也不需要装着乖巧听话的样子去讨那些阿姨们的喜欢,也不用再担心某一天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女将他们兄妹分开。


苏沐秋租了一间地下室,地方不大,只有一张床,晚上苏沐橙睡觉的时候他精神抖擞的在网游里冲锋陷阵搞得鸡飞狗跳。白天苏沐橙去上学了,他就回来在床上稍微咪一会儿,觉得不困了,又回到游戏里横行霸道。


这样的生活,虽然充实,但是不管怎么说,苏沐秋也只是一个15岁的少年。有时候遇到问题,遇到痛苦,他也想找人倾诉一下。


苏沐橙肯定不行,苏沐秋可不想妹妹会担心。


游戏里面的那些人,也不能算是能够交心的朋友。


老陶嘛,能少算他点网费,苏沐秋觉得那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


想了半天后,少年苏沐秋有些失望的发现,他居然没有一个能够说说话的朋友。


这个现实让苏沐秋有点受打击,不过很快苏沐秋就释怀了。


这之后他去买了一个日记本。


既然没人听我说,那我就自己说给自己听好了!


苏沐秋这么想着,乐颠颠地在日记本上郑重地写下第一句话,“你好,我是15岁的苏沐秋。”


然后苏沐秋就看到了回应。


那个叫“叶修”的日记本成了苏沐秋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朋友。归根于刚开始“叶修”的自我介绍,苏沐秋有时候还会打趣地叫他“大叔”。


这个时候“叶修”也不生气,只会无奈地回几句垃圾话。接着在下一轮嘴炮中,以更下限更猥琐地话语把苏沐秋堵得辩无可辩,最后恼羞成怒把日记本狠狠地合上。


合上之后没多久就开始想念,然后别别扭扭地打开日记本,在日记本上写上“叶修”两个字,没多久就能看到,在那行字的下面出现另外一行字,“哟,想哥了?”


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多,渐渐的苏沐秋发现,“叶修”在与他聊天时,字里行间中都会透露出一股怀念。


终于有一天,苏沐秋忍不住问他,是不是认识自己。


那边“叶修”很久很久没回话。


苏沐秋突然之间,似乎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叶修”对他的纵容、对他的思念。


“我说,”苏沐秋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写上,“你不会是我爸吧?”


“我是你爸的话马上就抽死你这小子!”这回“叶修”倒是回得很快。


 


不同时空的两个人,被这个日记本串联起来。


但这样的事情,终归是不符合常理的,这个世界的秩序,也不允许这样的特例存在。


慢慢地,叶修和苏沐秋都发现,对方的回话显现得越来越慢。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了自我的校正。


“叶修,你说咱们是不是快要分别了?”


叶修看见这句话,停顿了很久很久。


与早已逝世的好友再次对话,是他做梦都不敢妄想的奢望。


但这样的事情,却又在他30岁的时候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时空那边的好友,与相识的时候一样,看上去成熟稳重,事实上却仍是一名15岁的少年,会躁动,会不安,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自己的脆弱。


叶修希望能以一个30岁成年人的身份,去指导,去引领、去安抚自己的这位好友,希望在他困苦难过的时候,带去一丝丝慰藉。


但他从未想过,他们再一次面临分别时,将由谁来抹去好友内心的不安。


“你将来一定会遇到更多更好的人。”想了很久之后叶修在日记本上写下一行字。


“比你更好吗?”完完全全15岁少年的语气。


叶修笑了,“是,比我更好。”


这一行字后,时空完成了自我修正,无论是这边的叶修,还是那边的苏沐秋,都发现,他们彻底地脱离了对方的世界。


苏沐秋摸着叶修最后一行字消失的地方,叹了一口气,“比你更好啊?”他说,“可是找不到比你更好的怎么办?”


 


叶修看着自己最后写下的一行字慢慢消失,纸张又恢复到他刚打开时的干净。


拿着笔发呆,很久很久以后,窗外夕阳已然西下,星空挂起,叶修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地问,“混账哥哥在哪里?!”


突然一下叶修笑出声来,终于又提起笔,在日记本上写下,“你好,我是15岁的叶修。”


 


在15年的一个雨天,苏沐秋举着伞,看见有一个呆头呆脑穿得不错的少年,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房檐下避雨,可怜兮兮地像是被人遗弃的小猫。


鬼迷心窍似的,苏沐秋举着伞走过去,说,“你好,我是15岁的苏沐秋。”


对方回答,“你好,我是15岁的叶修。”



评论
热度(93)
  1. 高效机动花哥与妇女之友杰西卡 转载了此文字
© 高效机动 | Powered by LOFTER